CBA发出禁言令琼斯缴封口费;CBA新政功夫篮球致2伤2报废

自10月10日开始,CBA如火如荼的开启了新赛季第一阶段的10场比赛。从开赛以来,关于判罚尺度的问题就引起了大家的热议,因为相较于以往赛季,裁判对身体接触的判罚明显要宽松了许多。CBA公司也给出了解释:因为中国男篮在国际赛场在裁判尺度问题上吃了大亏,所以本赛季CBA联赛要寻求与国际接轨,轻微的身体接触和打手等将不视为犯规。

从字面意思上看应该是个极好的事情,若真是执行的到位,或者如CBA公司所讲的他们夏天请到了国际篮联的裁判团给他们做了指导,CBA裁判真的能正确的判别出轻微和伤害之间的区别,那或许对中国篮球确实是一个巨大的促进,至少在国际赛场中国男篮的小伙子们不再变身姑娘,没事儿就冲着裁判抱怨。

但是从前两轮比赛情况来看,CBA这个奇特的组织,似乎又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鼓励对抗成为了肆意侵犯和裁判错误判罚的一个重要借口。在广厦对阵辽宁的比赛中,在鼓励对抗的政策下,广厦一场比赛报销了两名球员,孙铭徽在辽宁队弗格的强拉硬拽下,导致肩膀脱臼,虽然他坚持完成比赛,但比赛结束后随即住进了医院;本场比赛广厦的大外援卡明斯也因为在鼓励对抗的政策下,导致手掌骨折6周无法出战。

不过,孙铭徽也不是善茬,在亚洲杯对阵巴林不适应裁判尺度首先BB,被罚出场。在赛季第二轮比赛中,对阵吉林的比赛,似乎他通过第一场的受伤彻底领悟了CBA赛季的新政。本场比赛虽然带伤上阵,但是将身体应用到了极致,尤其是第四节吉林队追分阶段,孙铭徽在篮下单挑背打姜伟泽时,连续的沉肩轰击姜伟泽,导致姜伟泽倒地,但是裁判掌握政策十分奇妙,吹罚姜伟泽假摔。

姜伟泽倒地能被吹罚假摔算是他的幸运,至少没有性命之忧。新疆队的于德豪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对阵深圳队的比赛中,于德豪一次造进攻犯规未果倒地,按理说有人在篮下至少裁判应该出于保护球员的角度吹停比赛,但是在鼓励对抗的政策下,裁判视而不见。深圳队进攻球员卢鹏依然转身继续进攻,并在随后争抢篮板的过程中,连续踩踏于德豪,于德豪只能抱头护脸躲避,幸得于德并无大碍。总感觉卢鹏多少带点儿私人恩怨。新疆今年也确实挺背,估计是没理解CBA新政的厉害,新疆队在第一场对阵上海的比赛中,队中大外法尔就在鼓励对抗的政策中扭伤了脚踝,但这哥们也算皮实,居然也无大碍。

或许以上受得都是内伤,裁判可能会不经意的错过,但是随着鼓励对抗被大家熟知后,球员的动作已经升级到了对最脆弱部位的伤害。在浙江稠州对阵天津队的比赛中,天津队球员几乎戳瞎了吴前的眼睛,吴前眼睛的伤情清晰可见,赛后紧急前往医院检查。

我估计用不了一个赛季,在CBA新政下基本可以把国手都报废了。虽然CBA对于新政又是对标、又是解释,还贴上了为国养士的光环。但是显然他们对裁判不够自信,或许认识到以上这些问题就是不敢承认。CBA公司向全媒体和全联盟发出消息,就是今后解说和谈论中不允许评论裁判员的判罚。不过,还是有胆子大,杨毅首先就出来炮轰,随后足球评论员转发称这种禁言政策就是一泡屎。最背的是吉林队的琼斯,成为了被CBA公司祭旗第一人,甚有杀鸡给猴看之嫌。

琼斯对现有的判罚尺度表示不满称:鼓励身体对抗和生拉硬拽是两回事。就是这短短的不到20个字,结果遭到了CBA公司1万元的处罚,理由就是评论了裁判员的判罚。显然琼斯就没有郭艾伦聪明,不会应用中国人的语言艺术,郭艾伦在评论裁判员的判罚时,使用中国人的语言艺术连续吐数字的“好”,并加上了非常以及使用了英文:very good。虽然口气听着有些别扭,但是好像CBA公司也找不出毛病,算是逃过一劫,未遭到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