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词典》为“网球”添加了80个新词和新释义 界面新闻

今年,在等待温布尔登的比赛间隙,网球爱好者们除了喝香槟吃草莓外,又有了其他的消遣方式。牛津英语词典在最新一次在线更新中,为“网球”这一运动增加了超过80个新词和新释义。

有些已经很常用的词汇终于出现在了《牛津英语词典》中,比如“超级顽童”(superprat),意为网球场上发暴脾气的选手;“换边休息时间”(changeover)和“对手的受迫性失误送分”(forced error)。

但词典中也增加了一下很少见的表达,比如“百吉饼”(bagel),形象地指代网球比赛中以6比0血洗拿下一盘的做法。“网球母亲/父亲”(tennis mom/dad)一词在牛津英语词典中被定于为积极支持孩子的运动精神的父母,但大众对这一词又爱又恨。全英草地网球和门球俱乐部为这次词典更新帮了大忙,其图书管理员罗伯特麦克尼克尔(Robert McNicol)说:“网球因其多项悠久传统而闻名,一部分原因正是网球中用来描述技巧的独特语言。”

有些释义的出现时间甚至让词典编纂者感到惊讶,《牛津英语词典》的高级编辑菲奥娜麦克菲森(Fiona McPherson)说,“人们总是认为超级顽童出现于上世纪70年代,专门用来形容昔日网球巨星约翰麦肯罗,但实际上这个词可以追溯到50年代,那时这个词在美国被用来描述表现很差的小孩和年轻人。”因为英国小报对约翰麦肯罗在网球场上表现的描述,使得这个词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但菲奥娜麦克菲森认为当时写新闻标题的记者们并不知道这个词此前的含义。一些已经广泛通用的旧网球术语也被添加到了词典中,包括零分(Love)、优势分(Advantage)、平分(Deuce)等计分术语,但这些词也可以被追溯到16世纪,那时网球是亨利八世的心爱之物。

除了体育术语之外,这次牛津英语词典更新还包括了许多与政治有关的新词汇,包括2016年的年度词汇“后真相”(post-truth),一起同样入选了年度词汇候选名单的“觉醒”(woke)。“觉醒”一词来源于“黑人的生命同样重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用以表达对社会上的不公不义有所察觉。

在教育方面,”学院化“(academize)公立学校的政府政策正在转向独立运营的行为,强调这一转变过程。

麦克菲森说:”一个词要想被添加到牛津英语词典中,需要至少五年的时间。“不过她也承认,词典编纂者在追溯一些新添加的词的来源时,他们也会被这些词的使用频繁程度震惊。

另一个年代久远的词是”温暖舒适的感觉“(hygge),意为”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能够让人感到满足和健康“。这个丹麦词汇是去年圣诞节最火的词语。但麦克菲森说:”尽管这个词非常流行,这个词第一次在英文中使用,是60年代威斯康辛的一份报纸提到丹麦农民时用到的。“

另一个新词是一种象鼻虫”zyzzyva“,这个词正式成为了牛津英语词典中的最后一个词,意指南美洲的一种通常寄生在棕榈树上的热带象鼻虫,不过这个词应该不会参与年度词汇的竞争。牛津英语词典中的最后一个词原来是”zythum“,意味一种埃及的麦芽酒。